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分享 > 正文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分享一篇文章,关于手机成瘾机理

01

手机成瘾的本质:切换

手机成瘾,其本质是一种“切换”。也就是说,现代人缺乏一种能够在一件事上面呆很长时间,深入将其彻底完成的能力。这种“迅速切换”,很多源于现在网页和APP的设计,一部手机可以开很多APP,电脑上的网页浏览器可以开很多的页面。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第1张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创业分享

很多人都过着这样的生活:

“我正在给公司写一篇报告,所以我就打开了网页寻找材料。寻找材料的过程中,就看见一个有趣新闻,于是上去看了看,觉得新闻太好笑了,就发在了朋友圈,朋友给我评论了,所以我就回复了一下。然后随便的浏览了一下别人的朋友圈,这时候看见小张的裙子很漂亮,于是就去淘宝搜了一下。然后又看见淘宝有满减送券活动,这样就挑了几条裙子。等买完,一个小时过去了。”

上面这个故事的低效率就来自于“切换”。一般来说,现在16-17岁的孩子就会在6-7个网页/APP中切换,95%的成年人会在社交媒体多线程,工作的1/3以上的时间浪费在不停切换中。

这种切换按照刺激源的不同,和你自己处理的方法,分成几种: 外源性切断(external interruption), 外源性走神(external disruption), 内源性切断(internal interruption), 和内源性走神(internal disruption)。

外源性是指外界的刺激, 比如鸟叫、电话响、有人敲门、外面有人说话等等。这种刺激常常使得你偏离了当前正在做的事情,开始想要切换。

与之对应的是内源性的刺激,就是你自己突然想到了一件什么事情,是你偏离了当前要做的事情,开始想要切换。

切断是指,面对刺激(不论内源的,还是外源的),都放下了手里原本正在做的事情,转移了目标,去做这件新的事情。

走神是指,虽然你被刺激吸引力了,但还是继续干现在这件事情。

举个栗子:

如果你正在学习,突然接到一个微信,朋友约你出去吃饭,你决定放下书本去了,这就叫“外源性切断”。如果你觉得还是学习重要,想了想决定不去了,于是回了个微信说不去了,继续学习,这就叫“外源性走神”。

如果你正在学习,突然想到是不是家里门没有锁,你决定还是放下书本回家看看,这就叫“内源性切断”。如果你觉得还是学习重要,看完这段书再回家去看看,于是继续学习,这就叫“内源性走神”。

这样一解释,大家就会发现,自己可能四种情况都有,而且还都很多。随着社交媒体的诞生,这种切换的现象更加的严重了。

这些毛病并不是只在学渣之中产生,连生活和工作中优秀的学霸,也是重度社交媒体上瘾者。有个斯坦福的教授Leo Yeykelis,在斯坦福的本科生中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小实验。他在受试学生的电脑里装了一个小程序,这个程序每隔几秒钟就自动对电脑截屏一次。结果发现,斯坦福的学生,平均每隔65秒就要切换一次界面,更吓人的是,50%的切换都发生在19秒以内。这就是说,连斯坦福的大学生,都经常每分钟切换5次界面。

有些人说,没关系,我就是多线程的人,一边聊天一边听音乐一边工作也行的。我作为也能多线程的人,可以同意你这种说法。但这只是表观现象:也就是你觉得你可以多线程,但实际上你的大脑里面并不是多线程的。它在内部的工作机制也是切换,只是有些人大脑切换的速度比较快,所以看上去似乎是多线程。但只要是切换,就会浪费大脑内部的资源,当大脑资源不够的时候(比如当你老了,或者生病了),有切换的习惯,就会让你力不从心。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第2张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创业分享

02

那么为什么人会喜欢切换呢?

有些人甚至好好的安静的图书馆不呆,非要去咖啡馆读书,这就等于是在工作中寻找“外界刺激”,似乎出门就不是为了专心工作,而是为了“切换”。科学家曾经用动物切换食物源的模型来解释这个现象。

想象你是一只小松鼠,现在到了秋天了,你必须吃很多松果。那么你最优的策略不是抱着一棵树吃,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切换另一棵树。那么切换方程怎么计算呢?其实很简单,当松鼠上了一棵树,吃着吃着松果就会越来越少,当在同一棵树上得到松果所需要花费的资源时间,与切换另一颗树。另辟新的战场所需要花费的资源时间的曲线相切的时候,松鼠就该切换了。

这个数学模型,在很多动物身上都得到了验证。许多动物,迁徙更换觅食的空间,都是遵从这个“食物切换”的方程的。

科学家认为,这种“食物切换”的方程,也可以用在人类的“信息切换”上。由于大脑新皮质的发展,我们人类对于新的信息的渴求,和对食物的渴求是一样的。因为对于智慧型生物人类来说,信息就是一种资源和食物。我们的祖先,进化出了时时刻刻寻找新的信息的大脑。

因此,将“食物切换”这个方程,用在“信息切换”上也是可以解释的。也就是说,当你看一个信息源(比如报纸上的一篇报道)的时候,你对这个信息源看得时间越长,从此信息源能获得的新信息就越少。所以当你的大脑感到,这个信息源没有更多的信息的时候,就会想要切换。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第3张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创业分享

03

影响信息切换曲线的因素:无聊和焦虑

有人可能会问了,不对啊,你刚才说了,很多人几十秒就开始切换,肯定信息源还有很多有用的信息啊。确实,相信大家也能感受到,明明这本书里面还有很多有趣的信息呢,我还没有挖掘什么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为啥我还是要看一下手机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扭曲了信息切换的曲线的两个因素,“无聊” 和 “焦虑” 。这两个因素,随着手机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产生,大大的扭曲了切换曲线,使得人越来越爱切换,切换的速度越来越快。

首先说说“无聊”这个因素。我们来想一想,我们觉得不无聊的事物是什么样的呢? 为什么王者荣耀这么农药呢? 为什么一打起手游或者一玩起手机就这么兴致勃勃呢?

其实这都来自“奖赏反馈”,也就是我们大脑中的多巴胺回路。当每隔几秒就有反馈,就有“奖赏”的时候,我们就会对一件事情上瘾,就不会感到无聊。

比如打游戏的时候,我们经常每2秒就打下了一架战斗机,或者打死了游戏中的一个小人,或者攻占了一块领地。每隔两秒就有奖励,我们大脑之中的多巴胺回路比刺激到了无与伦比的水平。

可惜的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梦想中想完成的,伟大的有成就的工作,都需要“延迟奖赏” 。也就是说,你需要下苦功,需要一定延迟才能给你反馈。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孤独的,是需要克服一次次的无聊的。而长期被短期刺激的大脑,在这种“延迟奖励”的活动中,往往更容易感到无聊。

有研究显示,现代儿童学习一个“延迟奖励”的内容感到无聊的时间,越来越缩短了。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大脑就是一个很容易无聊的,而且很矛盾的装备。我们的大脑的“执行功能”, 也就是CEO功能进化了。我们能看到远景,很容易立志向,很容易有梦想。但是我们下面的“实现功能”却还是跟其他猿猴类一样。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就像是”乔布斯领着一群猴子想干一番大事业”一样。不论乔布斯怎么描述宏图伟业,底下的猴子就是不听话的想吃喝玩乐玩游戏。所以说,人本身就是一种活得很痛苦的动物,并不比猴子天生勤奋太多,但却承载了很多超越猴子的梦想。

我们把这个扯远了的话题扯回来就是,我们脑子里本来就是一群不安分的猴子,本来就喜欢“瞬时的奖赏”和回应,现代社会的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又鼓励了这一点。

甚至,即便我们毅力超强,别人也要求我们有“即时的回应”。 比如你本来在好好工作,你的同事配偶老妈给你发了微信,不停要求你马上回。这种情况下,你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马上给TA回了。有研究表明,即便在工作的成年人,每天平均看手机150次,每6-7分钟就一次。

这就自然过度到我们要说的另一个问题了,焦虑。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使得我们的焦虑程度更加上升了。美国社交媒体甚至出了一个新的词来描述这种现象:FOMO (fear of missing out)。我们社交媒体也有一句对应的话:“我又错过了什么?”。

这种焦虑贯穿了生活各个方面。比如说上面的看手机,迅速回信息。其实有些信息延后回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们就害怕别人不高兴。所谓这种“居然不给我朋友圈点赞” 的社交压力,使得很多人都浪费了很多时间。

再比如,以往我们排队的时候,有空闲的时候,都会脑子放空一会儿,都会幻想一些事儿,有些幻想是关于自己的,有些幻想是稀奇古怪的想法。而现在,大家排队都低头看手机,因为FOMO,或者因为无聊。这种不自觉的行为,使得人放空和幻想的时间变少了。

其实幻想,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认知行为,甚至可以说,它就塑造了人本身。幻想出不存在的事物,就是人和动物最根本的区别之一。

而现在这一代儿童,生在了“后手机时代”,也就是没见过没有手机的世界,那么是不是这样的日子就会剥夺他们幻想的天性呢?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第4张 疯狂的手机(疯狂的手机) 创业分享

同时,有研究表明,由于社交媒体成瘾和焦虑极度相关,重度手机使用者,会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成瘾,形成了恶性循环。比如我们上面说的斯坦福的学生,其实在做实验的时候,他们还被带上了能够测皮肤电的手环,结果发现,当他们快要切换界面的时候(切换前10秒),皮肤电就会急速上升,这个就代表了焦虑。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