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分享 > 正文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24号海航集团发布公告,关于董事长陈峰和首席执行官谭向东被被“采取强制措施”,从网上的信息看许多人还是不太清楚海航事件的来龙去脉,就整理下相关的信息和其中的一些故事。

说起来我们公司还和海航集团间接的合作过3-4年,当时海航还没暴雷,但在接触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几点是:

一是付款总会拖延,很少能按协议约定的时间付款。

二是系统内部派系林立,内部划分出无数小团体,相互之间互相拆台。而且官本位严重,内部层级分为16级(M1-M16),创始人陈峰为M16,另一个创始人王健为M15.

三是对待供应商吃拿卡要现象比较严重。

四是宗教气息浓厚,当年海航可能是全国唯一一家在佛诞日休假的企业,此外2018年以前的员工胸牌吊带据说都是找高僧开过光的,吊带上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海航机长的工作牌背后都印有佛像。

先说说宗教气息浓厚这事吧,因为公司的两位创始人都信佛,不过这俩人都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信仰,对方那只是爱好。

在海口的海航大厦就有不少讲究,据说从南门仰视,是盘腿而坐的释迦牟尼佛,中间倒三角的十三层楼,代表十三级浮屠;门口那个圆形镂空广场,是佛手抱圆打坐;两边的路外层雕刻了32法轮,里面那层雕刻有33个法轮,大厦背面两侧各有9个法轮,象征九九归一,十全十美。还据说因为海航的创始人认为大脸盘的长相有佛相,所以在海航的空乘人员中,东北人比较多;曾经有一段时间,海航员工之间,甚至见客户,都是单手施佛礼;有些海航的高管犯了不太严重的错误,处罚方法是到山上的禅院随高僧静修思过,写下的心得合格过关后,方能下山。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1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正门(南门)仰视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2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夜景

创始人陈峰一直以南怀瑾的学生自居,海航的企业文化守则《同仁共勉十条》据说就是南怀瑾写的,所有海航的员工都被要求能熟练背诵“同仁共勉十条”。新入职的员工参加考试,必考“同仁共勉十条”,错一个字就很可能达不到转正要求。就连外籍员工也同样要熟读,据说当年买下法国蓝鹰航空之后,陈峰在视察时,上百号法国员工集体背诵了法语版的《同仁共勉十条守则》。

下面说说海航的两位创始人,陈峰和王健。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3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2013年两位创始人出席成立20周年庆祝活动

陈峰,山西霍州人,1953年出生在太原,他的本名叫陈太生,取从太原出生之意。上小学时,因为时逢全国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他便给自己改名叫“陈峰”。

17岁时,陈峰进入四川广汉空军第十四航空学校。在部队,他表现得与众不同,一是和当时的城市兵不一样特别能吃苦,二是酷爱读书,在部队里年年是“五好战士”,不过也有当年的战友评价他虚荣心强,事事都要追求先进,个性张扬。

退伍后陈峰进入中国民航空局援外办公室工作,当时他不懂英语,于是从自学音标开始,常随身带一个小单词本,背熟一页就撕掉一页,当年的同事回忆说当年大家学英语的气氛都很浓烈,但陈峰的特点是经常刻意的显示给别人他正在苦学英语。

80年代初期,民航局计划从全国民航系统挑选11个人去德国学习航空技术管理,陈峰靠自己的苦学,以及沟通技巧,成为11人之一,在德国学习了近两年时间,回国后他自己主动写了一篇长达数万字的关于汉莎航空的考察报告,同行的11个人中,唯有他做了考察报告。

不过当时体制之下,陈峰并未因此受到赏识。此后他调入民航局计划司统计处,在此与王健相识并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虽然此后民航总局成立空管局,把他调任这个新成立的部门并提升为处级干部,但不到三年空管局又撤销了。他又被派到了和航空无关的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并于80年代末,来到海南世界银行贷款办公室。

海南省政府当时刚刚成为特区,想成立一家航空公司,于是找到了认为懂民航的陈峰,而陈峰又找了当年的同事王健,按官方说法是省政府出资1000万元成立了海南航空公司。

不过后来王健在接受采访回顾海航历史时称“以前总说海航1000万元起家,其实这是不对的,不能这么讲。一开始,海南建特区,是没有资金成立航空公司,是我们几个创始人来到这里,用现代股份制办起了这家公司。所以说海航不是1000万起家的。海航从成立之初就是社会的,是我们几个创始人办起来的”。

无论如何,即使政府投资了这1000万元也是连飞机翅膀都买不下来的,因为当时最便宜的波音737也要至少3亿元,好在陈峰在农村信托投资公司那两年明白了融资是怎么回事,依靠省政府的金字招牌,海航以“内联股份制”的融资模式向社会公开发股,将注册资本扩充到了2.5亿元,成为全国第一家股份制航空企业。可以说海航从一开始走的就是高杠杆、高融资、高风险的道路。

1993年,海航以2.5亿资本的规模向银行贷款6亿元,买下2架波音737,开通了海口至北京的航线。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4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当年海航第一架飞机

1993年的5月2日,在海南航空的首航上,陈峰亲自登机为旅客服务,而王健则坐镇海口,负责协调所有相关事务。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5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海航早期抛头露面的多是陈峰,王健则在幕后要低调神秘的多,对此王健曾解释说:“我们公司有规定,要宣传只有宣传公司,宣传个人只宣传陈峰,我们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声音,第二面旗帜。海航的代言人,代名词就是一个:陈峰 。”所以在海航早期的宣传资料中,王健的身影寥寥无几,内部活动都较少参加。即使在海航官方存档的照片里也找不到一张陈峰和王健在早期的合影。

从此以后,海航的模式就确定为用飞机维系现金收入,用现金偿还银行贷款利息,用银行贷款持续扩张,高负债率成了海航的重要特点。另外一开始在财务上就施行全面预算管理制度,没有最优只有平衡,通俗点说从一开始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确保整个集团能正常发展而不在乎各子项目是否挣钱。

所以从一开始,海航就面临着资金的不足,为了扩大现金来源,从2000年开始,海航进行了多元化经营,特别是2003年的SARS疫情差一点搞断了海航现金流,完全靠其它产业链存在互补,才没有彻底崩溃。海航管理层在此后确定了产业链发展模式,在以航空运输业为主业的同时全面发展相关产业链,尤其是机场、物流、零售、旅游和金融服务形成产融结合的体系。

于是从2000年开始,海航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

2000年并购长安航空;2001年并购新华航空和山西航空;2003年控制西安民生;2006年并购香港航空和并购香港快运;2007年并购比利时Sode、Edipras、Data Wavre酒店;2010年并购澳大利亚AllCO集团航空租赁业务(后更名为香港航空租赁公司),收购土耳其飞机维修公司MYTECHNIC60%股权,并购挪威上市公司GTB,收购天天快递 60%的股份,并购陕西三棵树超市、天津国际商场、湖南家润多、宝乐商业、江苏南通超越超市;并购上海第四大超市家得利,并购民安保险 ;2011年并购世界第五大集装箱租赁公司GE Seaco(当年全球最大并购项目),收购土耳其货运航空公司 myCargoAirlines49%股份,并购香港康泰旅行社,并购美国 Aberdeen 旅游公司,收购粒粒晶粮食购销公司 51.27%的股份,并购香港美辉证券;2012年 收购法国蓝鹰航空48%股权,并购非洲加纳AWA航空公司;2013年收购西班牙NH酒店集团20%股权等等。

随着收购的增加,2014年海航集团销售收入超过1300亿元,员工超过11万,海航也首次进入了世界五百强名单,而管理层更是在2014年底,海航把目标定位于到2025年在世界500强中位列前10。

海航实力增加的同时,内斗也开始了。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早期海航的这两位创始人合作的亲密无间,王健曾说:“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陈峰也在会上说:“我跟王健同志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但从2014年开始,双方的矛盾开始激化,2016年初这场内斗以陈峰淡出管理层告终,此后M16的工作除了打坐就是念经,俨然一个得道的高僧。而海航内部所有高管则签发了一份《阳光宣言》,向王健表达绝对忠诚,海航集团内部也下发通知,要求对董事局主席陈峰执行“三不政策”:“不执行他的任何指令,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不给他任何解释"。同时海航内部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反之亦然。”

接着海航开始一轮人员大清洗。从2016年9月到2017年10月,海航内部近百名干部被处理,平均每个岗位换过一次。很多高管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遭此劫,许多免职通知仅是一封E-MAIL。至此,海航二号人物王健跃居前台,王健在海航的权威也到达了巅峰。他不笑的时候,有点不怒自威,而他笑的时候往往某人就要倒霉,所以海航内部流传有“不怕陈峰跳,就怕王健笑” 的俗语。

王健在收购的道路上更加大刀阔斧,于是海航的买买买模式在2016年达到了顶峰,海航最大的几起交易都发生在这一年,包括:100亿美元收购CIT Group的飞机租赁业务,6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子产品分销商英迈,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约25%希尔顿集团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2017年,海航更成为德意志银行的最大股东。这些收购也让海航在全球500强名单排名在一年之内跃升了两百多位。

就在王健志得意满之时,国内的大气候开始变化了。

当中国企业在2016-2017年度全球大肆收购之时,国家外汇储备也在骤降,从2014年6月的近4万亿美元高点一路下降,至2016年末几乎跌破3万亿。同时,企业高企的负债率,极高的杠杆率,高溢价以及部分标的的巨额亏损,所有这一切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警觉。尤其,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存在的非理性、异常的、动机不良的、假借并购之名行资产转移之实的海外投资行为成为了监管的重点。

2017年6月中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

从那以后,这些约谈企业从银行很难再拿到新的贷款,海航不得不从买买买转变为卖卖卖模式。但是王健很不服气,曾公开表示:海航买的全都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并没有像其他企业买个俱乐部那样的东西。当然,办公大楼、不动产也买了几个,因为海航原来有不动产公司。海航的并购并不盲目和鲁莽,全都是海航主业的延伸,一直围绕着航空旅游、现代物流、新金融三大战略性支柱产业的发展,没有偏离过方向。

2018年7月3日,海航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去了普罗旺斯Bonnieux的山顶教堂游玩,按官方说法是他想爬上一堵1米多高的矮墙,拍个有身后雪松森林的全景照。第一次没爬上去,于是他助跑了一段,结果一下翻出了墙外,跌下十几米,当场昏迷,经抢救无效离世。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6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就为了拍这样的照片

法国警方证实这是一宗意外事故,当地警长梅里奥(Hubert Meriaux)表示,王健"当时站在边缘上,让他的家人帮他拍照时跌落。落下时下身的大腿骨断裂插入腹腔导致大出血。据传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和医生说了一句“脚疼”,便再也无法醒来。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第7张 安邦集团三个幕后老板的简单介绍 创业分享

这个高度掉下来

M15去世后,M16陈峰开始回归,陈峰回归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撤销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然后开始给当年被清洗的员工“平反”,海航董事局及旗下成员集团和子公司的各层面,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规模换血,尤其是此前被王健重用又升职比较快的年轻干部。

而陈峰自己的儿子陈晓峰则荣升海航集团“副CEO”。在此之前,陈晓峰在海航干了超过十年,级别是M5,在海航是一个较低层级的级别。陈峰的侄子陈超则成为了海航集团首席投资官,同时被任命为海航国际执行董事长。

回归陈峰治下之后,海航也明确了新航向,“非主业坚决不要了”,“我们就是个靠卖机票吃饭的”,”“稳定是解决问题的最大前提。”2018年11月公开表示,海航集团的业务板块将调整为“两主两辅”(两主是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两辅则是航空租赁和航空技术)的主架构,并持续减持其他资产。

海航首先剥离了金融资产,也陆续出售广州农商行等金融少数股权资产,引以为傲的德意志银行股权同样遭到减持。物流、地产业务也已相继售出划上句号。进入2019年,海航又先后卖掉上海浦发大厦,纽约曼哈顿第三大道850号大楼等多家物业。但在陈峰甩卖了3000多亿资产后,海航仍有数千亿负债。员工工资被拖欠,集资购买的 P2P产品无法兑付。而且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了压倒海航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1年1月29日,海航控股发布公告,预计2020年度亏损580亿至650亿,这一亏损额度创下了A股上市公司的亏损纪录。同时海航集团也被海南银行申请破产重组。而这起资产规模超7000亿的破产案,也成为中国史上最大的破产重组案件。

2021年2月29日,海航集团官方宣布: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由顾钢任组长,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但刚开始时,工作组的进驻有很大的阻力,如顾刚曾说:“就是在大家七八个月没有发工资,谁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情况下,很多人竟然不愿意也不敢信任工作组,我和清华同志只带了几个助手,想选几个海航同志到工作组,在楼梯间听到一群年轻人说“如果要抽我去工作组我就要辞职,我不能背叛公司”。

但随着工作组逐步的接管权力,6月30日,海航集团两万多名员工联名上书中纪委,向高层举报陈锋,罗列了他的三大罪:

1、利用手中职权私自动用近百亿资金,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

2、陈锋之子陈晓峰空降海航董事局,陈锋妄图将海航变为家族企业;

3、海航集团面向员工的集资产品有不同的收益分配比例,陈锋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

9月24日陈峰被抓后,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连夜向全体海航员工发出一封公开信,回应陈峰被抓一事。

海航集团发展28年,曾经是民企发展的楷模,期间也经历了很多波折,遇到过很多次危机,在波折中,遇到危机时,多次获得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总是化险为夷。在度过困难,摆脱危机的时候,很多人又丢了初心、忘了使命,总以为故事还可以重复,是上天给了自己机会,总是把因果和自己的冒险经历挂在嘴边,佛经成了指挥自己的行动指南。

直至当野心和欲望把集团送入深渊的时候,再一次遇到更大危机的时候,既不能清醒的认识自己、也没有把握住机会、没有说真话的勇气、更没有付出和担当的魄力。直至要把数十万家庭的希望、成千上万家机构的信任毁于一旦,乃至于给国家造成了数千亿元的巨大损失,这时候很多事情就真的已经注定。

现在的海航人是踏实的、安心的,海航人的口头语已经从老板如何到了发自肺腑的感谢党和国家,海航虽然暂时没变,但海航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家天下”的企业了,海航人和我们和现在的海航是一体的。

最后要说的是陈峰作为创始人,最后亲眼看到自己的股权清零,一手创立的公司最终被分割成四个不同的板块,海航集团从此烟消云散,而自己也锒铛入狱,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悲催的了吧。

应了一句古话: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