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分享 > 正文

万好万家(杭州万好万家)

“消失”多年的甘肃前首富,最近又出现了。

20天前,阿里拍卖挂出了一架G550私人飞机,起拍价为1.1亿元。

尽管围观者众,后来还是流拍了。

也可见市场凉薄,大家都没钱了,也不敢奢侈了。

这架2013年出厂,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代表机型的私人飞机,原主人,正是甘肃前首富、“恒康系”实际控制人阙文彬。

今年1月2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成都中院执行局将对原价近5亿元的两架湾流高端公务机G450和G550进行拍卖,其中一架就是起拍的G550飞机。

这两天(8月6日10时-8月7日10时),长春市中级法院,又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上,拍卖阙老板质押的恒康医疗的部分股份,加上以前被拍卖的,累计已经有2.53亿股。

成都人阙文彬,曾经身家200多亿,蝉联过9年甘肃首富宝座,被誉为“西部最神秘的富豪”。

如今镜花水月,只留一地鸡毛。

今年58岁的阙老板,曾是成都一家制药公司的销售人员。

据说他的发家史,来自一味草药。

1996年,当了多年“药贩子”之后,33岁的阙文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四川恒康。据说,在一次去西藏出差中,他和妻子何晓发现了发现了一种名为“独一味”的藏药。

独一味,别名大巴、打布巴,是一种重要药用植物,生长于海拔2700-4500米高原或高山上的碎石滩中,多分布在西藏、青海和甘肃。

据百度百科显示,此藏药具有止血镇痛的作用,堪比止血良药云南白药。

拥有多年医药销售经验的阙文彬,嗅到了其中的财富机会。

于是,转身就接手了濒临破产的独一味药厂。

2001年,阙文彬在甘肃成立甘肃独一味公司,开始生产止血镇痛类中成药“独一味胶囊”。

不过5年,阙文彬就名声鹊起​。

2006年,独一味胶囊销售收入达到1.1亿元,在同类药中,仅次于云南白药:

排名全国第二。

取得如此出色业绩的秘诀在于,阙文彬垄断了原材料市场,拥有独家定价权,并在医院建立了销售渠道。

2008年,独一味(*ST恒康原用名)上市,也就是如今的恒康医疗。

同年,阙文彬通过四川恒康,入主了一家上市壳公司ST​绵​高(西部资源的前身)。

随后,主导ST绵高收购阳坝铜业,通过一系列重整,将ST绵高从退市边缘拉了回来。之后ST绵高改名为“西部资源”,转型为矿产资源开采。

自此,阙老板手上就有了两家上市公司。

一年后,阙文彬以48亿元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200位。2012年,阙文彬首次入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此后连续九年蝉联甘肃省首富,其身价2015年一度达到200亿元。

成了富豪之后的阙老板,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始终保持着神秘感。

最轰动的那次,就是2012年在上海举办的亚洲公务航空会议暨展览会上,豪掷上亿美金,买了那两架前述被拍卖的飞机。

彼时,在高调露富之余,阙老板对外宣称,其控制的四川纵横航空已与美国湾流宇航签订购机协议,购买飞机,要准备进军民航业。

​​

万好万家(杭州万好万家) 第1张 万好万家(杭州万好万家) 创业分享

​​

仅仅如此,似乎远远不够,他要做一票更有钱景的事业。

2013年3月,阙老板坐着私人飞机去了一趟繁华的上海滩。

在那里,他见到了一位当时“名满天下”的神秘高人——谢风华(现改名谢家荣)。

这个谢风华,可是位风云人物。

他被称为“内幕交易保代第一人”,也是中国证券界第一个背上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人物。

​​

万好万家(杭州万好万家) 第2张 万好万家(杭州万好万家) 创业分享

​​

1971年出生的谢风华,祖籍福建,带有闽南口音,身高一米八左右,学生时代就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而且十分聪明,考上了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业余还兼修了国际关系学院英语系的学士学位。

毕业后,谢才子进入了金融界,曾在香港百福勤、厦门证券、国信证券、中信证券等投行混过,参与过很多重大资本市场的项目,创造过中国证券行业的几个第一:推出国内首家可转债阳光转债,承销家数全国最多;2006 年非公开发行承销家数全国最多。

此外,他还出版过《中国证券发行制度和市场研究》、《市值管理》、《保荐上市》等书籍。

彼时的谢风华,声名鹊起,春风得意,是投行界的明星。

2008年国庆节前后,已经为人夫的谢风华,参加了一场数十位国内投行业“顶尖高手”齐聚一堂的考试。在那里,他邂逅了比他小5岁,当时在华泰证券投行的无锡美女安雪梅。

一时天雷勾动地火,看对了眼。

不到一年时间,谢才子就迅速和当时妻子离婚,然后再娶。

看似浪漫的背后,这一对新人私底下,却达成了内部交易的​勾划​,正应了那句俗话:

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据司法机关查明,2008年12月至2009年5月,谢风华作为厦门大洲收购、重组兴业房产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自己购买并让安雪梅购买ST兴业股票。

此外,谢风华在获取万好万家与天宝矿业资产重组内幕信息后,亦在敏感期内和安雪梅购买万好万家股票。

两次累计成交金额达1000万余元,获利760万余元。

2010年3月,由于有人举报,证监会到上海谢风华的办公室调查,之后两口子双双被上海市公安和宁波证监局监管局立案。

不过,谢风华似乎早有准备,早在证监会介入调查之前,就申请休假,夫妻二人借道香港逃往新西兰。

跑路之后,谢风华作为国内首个涉嫌内幕交易逃匿的投行人士,被国际刑警组织在其官网发了全球红色通缉令。

好景不长,一年后,两口在海外就混不下去了,回国自首。

谢风华2012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老婆安雪梅则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此外,夫妻二人还一共被罚990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767万。

但自称“上马论剑,下马读书”的谢才子,从不是一个甘于认输的人。

2012年5月4日,即一审判决四个月后,谢风华、安雪梅仍处于缓刑期间,一家名为蝶彩资产管理的私募机构,悄悄成立了。

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最初由谢风华、安雪梅、邱瑾、贺国良四人出资500万元设立。

很快,蝶彩资产旗下的私募基金“蝶彩一号”,就在2013年精准押宝江苏宏宝停牌重组,当年8月9日复牌后连续录得12个涨停板,从停牌前6.03元/股涨至19.59元/股,涨幅高达225%。

资本快钱,有如毒品,是有瘾的,根本停不下来。

而且,谢才子操纵股价搞钱的本事,也不胫而走,不少老板纷纷找上门去,密谋一块搞事。

于是,就有了甘肃首富阙老板的上海之行。

​《资本论》里写过一段话精辟至极:

钱是个好东西,但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控制”别人的东西。

它能够轻易的让最高尚的人变节,让最保守的人铤而走险。

而本文故事里的两位,一个是胆大包天的资本高手,一位是展望“再上一层楼”的财富大亨,简直是干柴碰烈火。两人相见恨晚,当即就一拍即合。

两个月后,操作开始。

彼时的恒康医疗对外宣称,要由制药向医疗服务做战略转型。

于是,阙老板一口气公告说,要​收购收购​四川资阳健顺王体检医院有限公司、德阳美好明天医院有限公司和蓬溪县健顺王中医(骨科)医院等三家医院。此外,还说,和美国企业协作研发完成了新项目,提出相关发明专利申请。

果然,并购医院的利好消息,配合着谢风华操纵私募机构一路哄抬,股价一路走高。

上涨后,阙文彬看准时机,高位减持套现。

据后来的法院判决书显示,当时很多披露消息都是不完整不准确的:

投资者上了当。

比如,在收购过程中,除了正式披露给股民看的合同外,其实,恒康医疗还和项目介绍人刘岳均签订了《补偿协议》,要向刘支付3000万元补偿款,但阙文彬并未披露,该协议及补偿款的支付条件和金额等情况。

表面上看,收购成本不高,实际信息被非法隐瞒了。

不仅如此,这个中间人刘岳均,也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利用“李某”等七个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恒康医疗762万股,获利约3394.7万元。

此外,资阳医院、德阳医院及蓬溪医院的股东、法定代表人王某忠的亲妹妹王国祥,德阳医院、资阳医院的法人股东薛兵元,也通过同样手法,分别获利约141.3万元和5.1万元。

真是人人有份。

当然获利最多的,还是阙文斌。

当时,在谢风华操纵下,德邦证券、谢风华控制的蝶彩资产,和阙文彬三方签署《研究顾问协议》,协议约定:蝶彩资产作为研究顾问机构提供顾问服务,提供减持策略报告和操作方案并收取研究顾问费,研究顾问费按减持成交金额的12.5%收取。

据后来的法院判决书显示,2013年7月3日和7月4日,阙文彬分两次通过大宗交易,以20元/股的价格卖出2000万股,所得共计4亿元。在扣除按约定支付给蝶彩资产12.5%的研究顾问费即5000万元(此金额包含管理费、托管费、交易费,蝶彩资产最终净得4858万元)后,阙文彬净得:

3.5亿。

还是那几句话,老板出钱,韭菜跟进,​师爷​套现。事成之后,老板的钱如数奉还,韭菜的钱三七分账。

而这一操作,大股东吃饱,股民遭殃。

证监会的人一看,简直是:

不忍卒睹。

2017年七八月,证监会公布查处结果,对阙文彬进行处罚,罚没共计约600多万元,同时,对谢风华罚款1.45亿,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职务。

步子大了,容易扯着。

沉迷于资本游戏,捞“黑金”的阙文彬,这一顿操作后,危机开始爆发。

2018年,恒康医疗净利润亏损14.18亿元,将之前5年的净利润几乎亏了个精光。

2019年,恒康医疗亏损进一步扩大,达到25.20亿元。

2020年也亏了5224万,连续3年亏损。公司的股票于2020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名称变为*ST恒康。

此外,阙文彬手中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也塌了。

2017年,西部资源亏损5.99亿元,2018年​仅​盈利291万元,2019-2020年又连续亏损两年。并且被实施了其他风险警示,股票名称变为了“ST西源”。

阙老板玩资本游戏的钱,本来就是借来的,随着债务陆续到期,巨大债务危机也于2017年11月开始爆发。

不得已,阙文彬去年退出了上市公司的管理层,股权也被陆续拍卖。

根据7月12日的公告,恒康医疗公司表示,如果重整计划草案未获法院通过,那么法院将宣告公司破产清算,或者债务人不能执行或不执行重整计划时,法院也将宣告公司破产清算。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到头来,一个是身陷囹圄镜中花,一个是变卖资产水中月。

有意思的是,在谢风华本人出版的《市值管理》里,所谓“市值管理”讲得是美如画:

公司建立一种长效组织机制,效力于追求公司价值最大化,为股东创造价值,并通过与资本市场保持准确、及时的信息交互传导,维持各关联方之间关系的相对动态平衡。在公司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设法使公司股票价格服务于公司整体战略目标的实现。

如今看来,更多时候,“市值管理”已沦落为和公司管理者合谋操纵股价,割韭菜的代名词。

讽刺不讽刺?

作者:气寒西北

编辑:Cary 审核:Linn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